一个谈吐、爱好、长相都很入我眼的男生。被朋友撮合认识,我们恋爱了。
Shutterstock/View Apart

我嫁给过同性恋,但我愿意支持同志活动

成为一个同妻,有时候并不是单纯被哄骗,也可能是这一段婚姻关系中的两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性,什么是爱,什么是同性恋……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不是每个人一开始就有机会认识自己,把过错甩给没做错的人不能解决问题。

我是一个同妻,但是不是你想的那种。

曾经关注过一些同妻组织,她们恐同、认为同性恋传播艾滋病、认为“基佬”是万恶之源……这一切当然不是她们的错,但很多时候,也不是作为同性恋却进入异性婚姻的“他们”的错。

明知自己是同性恋却在不告知对方的情况下进入异性婚姻固然是可耻的,但很多时候成为一个同妻并不仅仅是被骗婚那样简单。

男同性恋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有自己的局限。我的故事,可能是很多人故事,但希望有一天,它不会成为更多人的故事。

一、坠入爱河

一个谈吐、爱好、长相都很入我眼的男生。被朋友撮合认识,我们恋爱了。

就像一般的情侣一样,我们牵手拥抱,由于家庭的保守,在婚前,我们没有爱爱。

他对我的体贴是无微不至的,他对女性的尊重也是有目共睹的。从日常的彼此扶持到重大问题的讨论,我们三观契合,也彼此尊重。

他从来不会张口闭口女人怎样怎样,在言行举止中也没有任何“直男癌”的影子,我以为自己是幸运的。

我们就结婚了。

 

洞房花烛夜。
Shutterstock/Stenko Vlad

 

二、婚姻

洞房花烛夜。

“太累了,你先休息吧。”

一夜无梦——我也没多想,毕竟确实也没有几对新人会在婚礼当天爱爱。

可是后面的几天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我们依旧尊重体贴,依旧无话不谈,可是他根本没像我想象中的新婚丈夫那样“如狼似虎”。

会不会是觉得这样是对我的不尊重?等着我开场?

终于在婚后的第四天,我穿了一身性感内衣,娇羞地问他想不想“那个”。

“想啊!”

他做足了功课,本来以为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会很难,但其实非常顺利,靠着伟大的润滑剂和充分的前戏,我几乎没有痛感地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

婚后生活是平静而幸福的,除了他对性似乎毫无兴趣,但是一来我也并不对此事热衷,二来每次有夫妻生活时他也尽职尽责,自然,也不会多想。

三、“我是同性恋。”

“瑶瑶,有一件很严肃的事,我要和你讲。”

“你说。”

“我觉得我是同性恋。”

“别闹。”

“我认真的。”

我认真地看了看他的眼睛,确定了他的认真。那一瞬间,他既熟悉,又陌生。“别闹。”

“我不是故意骗你。我之前不知道我是。我喜欢你,这是真的,志同道合的那种喜欢,但是这种喜欢不是性欲驱使的,是对朋友的喜欢。我真正喜欢的,是男人。

“对不起瑶瑶,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不会和你在一起,更不会和你结婚。我没有和任何男人交往过。我以前真的不知道我是同性恋。”

“我不接受。”

同性恋?瞎想什么呢?

 

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认真地探讨了这件事。
Shutterstock/fizkes


四、我是同妻,他没有骗婚

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认真地探讨了这件事。

他成长在一个相对闭塞、传统的环境中,又是十足的好学生。他甚至没有渠道接触到“同性恋”这个名词。

他看上去不“娘”,很阳光也很阳刚,自然也没有人开他关于“同性恋”的玩笑。

在他的成长轨迹中,“同性恋”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名词,当然“爱情”也是。

遇到了我,相似的成长轨迹,相似的价值观,误打误撞,让他以为这是“爱情”。

他对我的感情是真的——或许说至少我愿意这么认为。

但这种感情并不是爱情,只是一种没有性冲动的友好关系,与其说丈夫,他之前扮演的一直是那个会和我偶尔爱爱的闺蜜角色

随着接触的信息越来越多,他越来越对此产生怀疑,当他确认自己对男性可以有强烈性冲动而对女性没有、和我爱爱没有快感的时候,他选择了坦白。

他认为这是对我和他自己最负责的方式。他希望净身出户,如果我希望将他是同性恋这一事实昭告天下的话,也不介意。

我选择原谅他,他是同性恋,我曾经是他妻子,但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骗婚。

我自然是受害者,但持续几年和一个自己没有性冲动的人爱爱,净身出户丧失所有积蓄,他又何尝不是呢?

我获得了金钱,他获得了自由,但我们没有一个人是赢家。

五、经历了这一切,我能做什么?

我和他依旧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以致于朋友们有意重新撮合我们在一起——当然,我没有昭告天下他的同性恋身份

他陆续交了3个男友,但还沉浸在对我的愧疚中,然后都因为种种原因分手。

我没有再恋爱,因为我也搞不清之前对他的到底是不是爱情,以及,什么是爱情。

我们的人生自然称不上悲剧,但也绝非喜剧。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性教育、或者爱教育的缺失

我们精通数理化政史地,却不知道什么是性、什么是同性恋、什么是爱。

如果他在情窦初开时,哪怕或许了任何一点有关同性恋的正经科普,他的生活作为一个同性恋或许还会很难,但以他的人品和性格,绝对不会有和我结婚这样一场闹剧。

如果我有机会早些分清“对你好”和爱情的区别,或许也不会和他走到一起。

这是时代的悲剧。

我相信新一代的情况会比我们好很多,他们有足够的渠道了解到性取向,至少不会在二十九岁那年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然后向自己的妻子坦白。

但是很多接触到歧视性信息的孩子的处境真的好起来了吗?恐怕不一定吧。

这就是需要我们——无论是不是受害者——努力去改变的

 

我成为了一些同志组织的志愿者
Shutterstock/Lemon Tree Images


我成为了一些同志组织的志愿者,因为我知道,作为受害者,我们不应该去诅咒所有的同性恋不得好死,不应该试图封杀所有同性恋信息,更不应该一点点压缩同性恋的生存空间。我们应该做的,是为改变这个环境做出哪怕一点点的努力。

只要对同性恋多包容一点点,对与同性恋有关的知识多普及一点点,这个世界上或许就会少一个我这样的、或者他这样的受害者。

接纳“ta们”,受益的终将是我们所有人。

共勉。

 小爱手记:

作者通过朋友将这篇文章转交给了小爱,并希望把自己的稿费“用于继续生产性少数相关的文章”。她没有提供任何个人信息,也没有与小爱直接接触,以志愿者身份参与的同志组织中也没人知道她曾经是个“同妻”。

这样做的原因,是出于对她“前夫”的保护。毕竟曾经进入异性婚姻的他如果暴露了身份,可能受到未知的伤害。

现实很复杂,也有些残酷。感谢作者能够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也希望有一天,每个性少数都可以站在阳光下。只有这个社会真正接纳了性少数群体,让每个人能在青少年时期了解性少数群体,像作者和她前夫这样的受害者才会消失。

小爱和很多人一起,在努力。

一个性少数友好的社会,受益的不只是性少数,还有无论直弯的我们每一个人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 一个同妻,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比起同性恋,某些直男更不配拥有婚姻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