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朋友“结婚”前的一个月,我还是个直女

与女朋友“结婚”前的一个月,我还是个直女

文/一只蹲

 

从只和男生谈过恋爱的直女

到和女生领结婚证

我是被掰弯了吗

 

当我自己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迅速地和女朋友领了证,成为了已婚少女。

 

说是“领证”,但其实只不过是我们从一沓子明信片里选出两人共同喜欢的一张,在背面写上了我们的“结婚誓言”,用金色荧光笔签了名而已,明信片的正面是梵高的《罗纳河上的星夜》,星光点点,和我们签字的那天晚上一样。

 

而在一个月之前,我还只是一个只和男生谈过恋爱的单身女孩。

 

在去年五月份的一个周末,我和女朋友在一场线下活动相识。活动开始前,每个人都要做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个穿着深绿色T恤衫,气质干净的女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她一头短发,说话风格很爽朗,介绍自己说是研究人工智能的博士,话没说几句,就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皮肤在阳光下白得透明,还有几颗小雀斑长得很调皮。

 

我被她的专业和气质吸引住了,虽然完全没有记住她的名字,但记住了那件绿T恤。整个活动的过程中,我也没有主动和她说话,一心一意和朋友在胡同里游玩,直到大家进了一家面积小小的文创店,搭讪的机会来了。

 

她在弯腰仔细查看一件木质的玩具,我佯装弯腰查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肘,她马上很客气地让到一边,和我说道歉,就这样,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达成。

 

活动过后,我主动加了她的微信,隔三差五有事没事地聊上几句,去看展览会给她发照片,很详细地讲解有意思的展品;过生日的时候会去索取生日祝福,偶尔捧一捧“科学家”的臭脚……直到有一天,她发来一条消息,看得我直接愣住了。

 

她问:“我这个人不喜欢绕圈子,所以,你是个P吗?”

 

我,是个P吗?

 

按照以往的经验,我显然不是。我有过前男友,也暗恋、表白过很多男生,但是我又承认自己对她“见色起意”,颇有好感,我要怎么回答才好?

 

犹豫多番之后我决定坦诚相告:我以前喜欢的都是男生,但是我对你有不一样的感觉

 

“我们这两天找机会见面吧。”她回复。

 

之后的故事,就和无数对情侣一样,我们一起吃饭,出去爬山,互相试探心意……只不过,我们之间都各自有着顾虑

 

我的脑中有一百种问号。我上网查资料、搜索微信文章、和朋友们聊天、找出柜的姑娘们咨询……我对自己喜欢上一个女生的事实并不抗拒,而是从种种听闻中担心:LGBT圈子,是不是挺不靠谱的啊?

 

一个朋友和我说,那个圈子很乱,女生之间因为爱爱不会怀孕,对于上床根本不当一回事;另一个朋友说,当你弯了之后,就再也直不回来了,到时候想喜欢男生都觉得臭男人受不了;还有一个出柜的小姐姐说,爱情总是很美好,但前面就是一个坑,看你跳不跳。

 

女朋友也有不少担心。因为我从来没有与女生交往过,她担心我会受不了街上人们投来异样的目光,会有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压力,她的朋友也纷纷劝她说,应该找一个“纯正”的P,像我一样的双性恋,指不准哪天就会离开她,找个男人结婚生子。

 

我们都对彼此互不了解,也没有人能回答得了我们的顾虑。最终商量的结果是:管它呢!先跳了坑再说。

 

我们选择了“跳坑”。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担心纯属多余,女朋友是一只满脑子代码,和她交代重要事件7分钟后就会遗忘的学术傻狗;而女朋友也发现我比她还不计较别人的眼光,家人也迅速接受了我的新恋情。

 

我与女朋友进展火速,我们都彼此认定是对方的灵魂伴侣,每天难舍难分,她会开玩笑说,都怪我让她“沉迷美色”,耽误科研,这下子可能要毕不了业了。而我更是把一个月之前还是陌生人的她认作了家人,以至于在某个夜晚的凌晨一点,我灵光一现,把她从被窝里拽出来,摊开两盒印着莫奈和梵高画作的明信片,选出一张,彼此写上自己的“结婚誓言”——这个灵感来自于我追了多年的《实习医生格蕾》,主角Grey和Shepard在多年纠结后的“便利签结婚”。

 

现在回忆起来,我们实在是太冲动,太荒唐,也够勇敢。我们说不清那样的确信从何而来,也许是我们都热爱自然超过爱喧嚣的人群,希望在退休后有一栋自己的“林中小屋”,每日种菜弹琴;也许是我们彼此亲手写的信都足够坦诚真挚,亦或许,我们只是单纯的热恋期,对之后的一地鸡毛不明所以。

 

“结婚”之后,我常常想起之前与朋友的对话。我一向认为,自己喜欢女朋友只不过是喜欢她本人而已,无关性别;而朋友反问:“你真的确定,一个人能够脱离她的性别存在吗?”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然而事实是,不能。我也常常扪心自问,我究竟喜欢的是什么?毕竟在拉拉圈子里,我和她这样的组合常年占据鄙视链的底端——一些拉拉认为,像我这样的姑娘本质还是喜欢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只不过是喜欢对方男性化的外表而已。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对同性产生过爱恋之情,哪怕是我再喜欢的姑娘,我能接受的行为最大尺度也不过是亲一下脸颊而已,直到遇见女朋友,我的预想才被全部推翻。

 

那么,我是被她“掰弯”了吗?

 

坦白讲,我不喜欢给自己贴上任何标签:“直”或者“弯”,甚至“双性恋”都是我必须找出一个大家可以理解的词语来解释我的性向——如果这世界上有第三种性别,我也不介意被称为“三性恋”。遇见女朋友,是我不可预知的一个美好意外,她的确帮助我拓宽了爱情的边界,但实际上那里也本没有墙;她就像一阵风,吹开了我头脑里对同性懵懂感情的浓雾,让我更看清在亲密关系中,自己的模样

 

每当我们和朋友分享明信片结婚的故事时,得到的回应大多是:“哇,你们好浪漫啊!”或者“真羡慕你们的感情!”但是与世界上其它的爱侣们一样,我们也在经历着愤怒、怀疑、脆弱与心碎,这条路我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但可以确信的是,我们都在努力着。

 

小爱要说的话:

 

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我们常常给自己和别人贴上了标签,认为每个人总有一个身份。但这种身份,可能也造成了“割裂”与刻板印象:同性恋圈子“乱”、双性恋总会找异性结婚、异性恋不理解性少数……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这些说法有任何证据吗?

 

相反,现在有一些证据表明,人的性取向是流动的,每个人都有可能在某个时间点爱上自己意想不到的人。

 

其实,小爱觉得,这些标签没有这么重要,毕竟在这些所谓的身份背后,我们是一个个活生生、有理智、有思想的人,我们可以为自己做出选择,被吸引自己的人吸引。

 

所以,不要纠结性别、不要纠结取向,遇到了爱的人,就大胆去爱吧!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Comment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