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
Mirjam van den Berg

怀孕容易避孕不易:从鳄鱼粪开始的避孕黑历史

漫长的历史证明了神秘的巫术终究是不靠谱的,避孕不是一件靠祈祷完成的工作,能阻止精子和卵子相遇的不是上帝,而是隔膜。

<人们对避孕的关注从有文字记载就开始了。

据记载,古埃及的女性把干燥的鳄鱼粪放在宫颈口以求避孕,可见女人对意外妊娠的恐惧,连鳄鱼粪都无法超越;到了公元6世纪,人们认为服用一些动物器官可以避孕,女人开始吃骡子的子宫、睾丨丸和蹄子以求避孕,如果这种避孕方式流传到中国,相信会很快流行起来;中世纪的医生会告诉他的女患者,只要她爱爱的时候在脚踝处拴上一块黑猫的肝脏,她就能避免怀孕,我们现在还能看见黑猫真是种幸运……

幸好漫长的历史证明了神秘的巫术终究是不靠谱的,避孕不是一件靠祈祷完成的工作,能阻止精子和卵子相遇的不是上帝,而是隔膜。醒悟过来的人们开始利用鱼鳔、动物肠子、布料、皮革等制作隔膜,套在男性小弟弟上之后再进入女性体内,由于材料不易找寻,制作工艺也颇费时,这些隔膜都是重复使用的,19世纪40年代之后,橡胶避孕套终于迎来了工业化生产的时代。

有点儿讽刺的是,橡胶安全套是西方工业文明的产物,但它却没有被立即应用到西方普通市民的避孕活动中,因为当时生育被看作爱爱的唯一动机,于是唯一合法的避孕手段是禁欲。在当时,人们传播避孕知识会被认定为传播淫秽而获罪。历史常常惊人的相似,在现在的某些社会主义国家,传播与性有关的知识同样是非法的,我说的是朝鲜。

在鼓吹生育神圣性的同时,另一重风险却被掩盖了:怀孕可能给母体带来伤害,怀孕会使母亲突然跻身某些可怕疾病的高发人群,怀孕容易造成母体营养不良,如果贫困中的妇女不能控制生育,就很容易在绝望中一个接一个生育无望的生命。历史的教训是,那个时期的孩子成活率既低,还常常一出生就面临扼杀和抛弃。

对爱爱动机的讳莫如深以及对避孕的连坐看轻,让发生性行为并不慎怀孕的年轻未婚女性犯下了一些触目惊心的罪行:

一名18岁的高中女生,在舞会进行过程中,躲在洗手间生下了一名男婴,并顺手将他闷死后丢弃;
一名19岁的女学生被目睹将一名女婴丢进了自家乡间别墅的垃圾桶内;
一名20岁的女大学生偷偷生下一名女婴,一段时间后,管道维修工在工作进程中发现了女婴的尸体。

恐怖式的性教育环境、高压式的舆论氛围,人们不能获取正确有效的避孕知识,不能使用高效的避孕方式,上述悲剧的发生与这些因素密不可分。

这场战争是艰难的,但主张避孕合法的人们最终还是赢得了胜利,在人们,尤其是女性收获了控制生育、反抗男权掌控、重建道德伦理、以科学改变生活这些胜利果实的同时,她们顺便迎来了无拘无束享受性快感的美好时代。

在当代,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及社会的异性恋女性,都在努力使生育变成一件可被自己控制,并且在生活中占极小比重的事情,在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努力避孕。不论贫富状况如何,人们都越来越重视对生育的计划性,在人们想要开始生育之前,他们会花许多时间来经营好两性关系和提高经济的稳定性,而自主避孕的意义不止于此,它将女性从生育中解放出来,得以选择自己的人生,她可以打拼事业做女强人,她可以回归家庭当个小女人,甚至可以努力平衡事业与家庭——心情稍有点复杂的是,这曾经不可想象的一步如今看起来如此寻常,大部分女人都进入职场,也许是因为靠一个男人获取的生存资料就能满足一个家庭需求的时代已经过去,身为女权主义者我完全没有嘲讽男人的意思,我想说的是,市场竞争开始充分起来了。

与此同时,避孕还直面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人口增长。我们都愿意承认至少有几个全球问题与人口增长密切相关:贫困、人口爆炸、环境破坏、资源短缺。全世界每天增加250000人,95%的人口净增长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及一些较贫困的国家和地区,比如印度,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来养活自己。

人口爆炸带给地球的威胁已经越来越显现,环境学家甚至已经发出呼吁,全球的人口增长必须要在下一个十年里减少一半。

有多少国家响应环境学家们的号召暂不清楚,不过如果我是环境学家,我可能比较担心印度人民。

(原题:避孕,一路走来不容易。特约专栏,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文:女王C-CUP,果壳网性情小组管理员、性学领域研究者,致力于科学而诗意地,谈谈性与爱。

姑娘们,你们是怎么避孕的呢?避孕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参与讨论,或将你的故事和疑问分享给我们:
[email protected] >
来,扫一下嘛!
谈性说爱编辑部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