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erson is held by another person
Shutterstock/SOMKKU

我被男友强丨暴了:不要拿爱绑架我

每天三四通电话,随时短信嘘寒问暖,在性生活中永远是ta掌握主动权。这些亲密关系中的精神暴力和性暴力,你注意到了吗?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ta偷偷查你的手机,随时确认你的行踪,不允许你衣着暴露——这些行为往往被冠以“霸道总裁”之名……大家认为这仅仅是稍嫌过分的关心吗?今天,小爱给大家带来D妹的真实经历,希望大家对这类行为有所警惕。

无微不至的“爱” 

和他相识是大一的时候,先是互相调侃贬低,然后渐渐产生了好感。那时的我是一个成长在小城市闭塞环境的女孩,没见过大风大浪,被他的鲜花、礼物所打动,以为自己遇到了真命天子。

在那时,他对我的“爱”是“无微不至”的,每天三四通电话,随时短信嘘寒问暖。感觉哪怕是我朝夕相处的室友也不如远在异地的他了解我的行踪。那时,作为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这些都是惊喜。我非常享受和他异地恋的时光。对于那时的我,这就是“被宠上天”的爱情。
 

每天三四通电话,随时短信嘘寒问暖
shutterstock/Pressmaster

半推半就?

假期,聚会。聚会的重点,是喝酒;喝酒的计量单位,是箱。不知是巧合还是他的安排,聚会上他的朋友不断向我敬酒,而我好面子不服输,喝到几乎神志不清。

在他送我回家的路上,我走不动了,让他抱我。抱着抱着就开始接吻——那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做这种事,对于一个从小受到贞操大于一切教育的女生,感受着周围灼热的目光,让我觉得很难受,就一直推开他,但毕竟男女体力有差异,我还是牢牢地被他掌控。然后我感受到了他的身体反应

“走不动我们打车吧!”

“好。”

我家住在十几层。而那天他也似乎是有如神助——电梯故障。我们开始爬楼梯。爬到六七楼的时候,他问我,“你看窗外是不是很美?”我转身去看,然后慢慢被啃住脖子,掀起裙子……

那时的我懵懵懂懂,对关系内的性暴力毫无了解。虽然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他还是做了前戏的——我以为,这就和他每天打三遍电话,每半小时确认我坐标一样,是恋爱中的正常行为。但看到血的时候,我就慌了。抹着眼泪要求分手。

 “对不起”“我会对你负责的”“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小孩子”“一辈子都不分开”……

现在想想,这些话简直是渣男必备,但是那时我却把它们当成了美好的承诺。

看到血的时候,我就慌了。抹着眼泪要求分手。
Shutterstock/Daniel M Ernst

不容置疑的强丨暴 

他说:“我家那边有个很高的地方,星星特别好看。”

我说:“走!”

他带我到他们家那边的山上的小公园,凌晨一点多,爬最高的地方看星星,看着看着,对的没错,这个人怕是头种马,我又莫名其妙的被按在公园椅上被上了。如果上次勉强算是半推半就,这次是强丨暴,我确定。

因为是户外,我很排斥。但他力气很大。完事儿我再次提了分手,我说“你不尊重我”。他却回答“我看你半推半就,以为你也想玩啊……”

啊呸!

冷战一星期,又是哄女生的老套路。每天到我家,买一堆好吃的,陪我弟玩。哄得我妈很开心,因为对我妈来说,只要有人能搞定我弟,她就很喜欢这个人。我妈也开始帮他说起了话,“小伙子人挺好的,你别太公主病。”我又不敢告诉妈妈,我在公园和他发生了性关系——在闭塞的小城镇,这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就……又和好了。

那时已经是大二的事了,在大城市读书、接触到各种新鲜事物和人。我也开始渐渐思考起了我们的关系。他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不仅仅是爱,更是一种控制,我要随时报告自己的行踪,而问他一次在哪里就被说我不信任他。在他看来,他和异性朋友贴脸、摸头、拥抱合照、甚至睡一张床只是因为关系很好;我在群里调侃他哥们儿几句就被他骂“轻浮”、“浪”、“被猥亵了也活该”……

这或许不是爱,只是以爱为名的绑架。

我在群里调侃他哥们儿几句就被他骂“轻浮”、“浪”、“被猥亵了也活该”…...
Shutterstock/Antonio Guillem

无数次强丨暴后的转变 

即使了解这是精神暴力、知道和他的性生活是被强丨暴,我还是没有勇气和他彻底分手。我就像中了邪一样以为只有他会对我这么“好”。

第三次,酒吧的洗手间。第四次,KTV洗手间。第五次……

无数次争吵、辱骂、变本加厉……心灰意冷,和他断绝了关系。

分手之后 

每个假期回去,他都找我吃饭……后来发现,他就是想打炮

但我没让他如愿,他就开始对我疯狂的辱骂。再后来他打电话给我,说他现在遇到一个合适的人,是幼师而且门当户对,爸妈都很满意,他也很喜欢,马上要订婚了。那时候对他还有喜欢,很难过,电话里草草回复了句“哦”。

又是假期,他约我见面,“其实我结不结婚都不影响我们打炮,我们可以一直打炮啊”。我说“我不要结婚吗?”他说“结婚又不影响打炮,反正我觉得你很好啊,我很喜欢啊”。(说的不是性格不是长相不是学历,是生理条件,因为那时他猥琐的笑容至今历历在目)

在他的逻辑里,一个女人他曾经“拥有”,就是永远“拥有”。那时我幡然醒悟,自始至终,他对我的感情更像是一种控制、一种掌控、一种精神暴力,他对我宣誓了主权,我是他的所有物,所以强丨暴式的性生活也顺理成章。
 

自始至终,他对我的感情更像是一种控制、一种掌控、一种精神暴力,他对我宣誓了主权,我是他的所有物。
Shutterstock/Valery Sidelnykov

上帝总是会给被蒙住眼睛的人睁眼的机会,他订婚的前一个晚上,又约我见面。显而易见,又是想把我哄上丨床,这次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拒绝,顺水推舟回复了一句“你开好房带好套,房号给我,我直接过去”,欣然赴约。

开战时间一分钟不到,我冷笑:“**,你阳痿啊?”然后穿衣服走人。

那是我和他关系中,第一次掌握主动权——不管是性还是其他。我感谢他给予我的这次机会,也谢谢当时勇敢的自己,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彻底摆脱了他的控制,也希望他以后“好自为之”。我不能说这场战役打赢了,只能说,我没有继续输下去。

他今年十月份结婚,我祝福他和他的新娘永远性福。而我,是不可能和强丨暴犯生活在一起的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D妹,一只阅历丰富,历经百态的大D。
推荐阅读:如何进行安全的性行为?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