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急锦囊奉上!

和“老男人”谈恋爱,就能感受到“父亲般”的关怀吗?

本来date老男人是为了抓住青春的尾巴,享受一些被照顾的当宝宝的快感,修理下下自己摔得稀巴烂的玻璃心,弥补一下亲爹不够爱自己带来的伤痛。结果呢?Daddy issues(爸爸问题:一般指成长过程中缺乏父爱,在交往时倾向于年龄偏大的男性,试图弥补童年没得到的关爱)没让我找到会照顾人的爹,反倒一点一点的让我有了照顾人的能力

 

先说时刻想被夸的贾逸。贾逸没有对年轻人的同理心,连安慰人都不会。具体表现是他不知道“困难”是啥,有时候还是挺没心没肺的。有的人没心没肺是现在的生活已经比较稳定造成的,俗称好了伤疤忘了疼。但贾逸年轻的时候就过的顺风顺水,这就是命好。不深入交流的时候,觉得贾逸成熟睿智,豁达开明;深入交流之后就发现人家真的是啥心不操,所以返老还童。事事都是一副“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睡一觉就好了”的姿态,结果我们这些年轻人是真的失眠睡不着啊。

 

很多老男人喜欢说教,讲一堆别人已经知道的东西故作姿态。贾逸也喜欢,他没有啥人生,却也喜欢聊人生,聊的目的就是等着你夸他好棒棒。但因为他不是mansplain(指男性喋喋不休向ta人解释一件事),而只是大侄子幼儿园期末考试得了88时候的那种心态,所以我并不讨厌。难就难在,每次都还要换着花样儿的哄,非常累人。哄不好了,不高兴就写在脸上,非常之幼稚,但不惯着又不行。

 

幼稚的话,哄着哄着也就过去了。正在经历中年危机的易洱特别难伺候。易洱比贾逸混的好,是知名企业的外派领导,但中年危机下,他看自己这个工作不爽很久,也很不满被派到这个城市救火。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老刺激了,易洱那时候刚调来,让我带他熟悉城市,然后就熟悉到同志桑拿浴室了。易洱有一副用钱堆出来的身材,某处的尺寸老天爷也很眷顾,在浴室里大放异彩。但浴室里很多人非常直接,我作为带他去的人又很怕他被人占便宜,所以一边做翻译,一边还要处处替他挡着。易洱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直言我非常的具有保护老板的意识。他很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后来,我就只带他去两种地方:一种是能让他想起家乡的他们外宾的地盘,一种是他讲两句中文大家就一阵欢呼的小馆子。易洱在这两个地方都能得到很好的礼遇,会获得短暂的开心。但是,这些开心不能弥补易洱对工作的厌恶和不能融入这座城市的不快。

 

有天晚上,易洱突然就跟我说他不能在这个地方待了,他再也不能忍受这个“fucking shitty hell”,于是第二天早上他辞职了,第三天凌晨他飞走了!第二天晚上我们吃饭的时候他还送我一瓶酒,跟我说“你彻底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喝”。易洱走了很久,我都没搞明白我们两个是在交往,还是他把我当成了个负责情绪的秘书,毕竟他回微信都用单词或者祈使句。

 

也不是每个老男人事业上都比较好,急需倾听的邴三就不行。邴三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跟你讲他的人生选择是多么失败,年轻的时候明明可以做医生或者律师,结果选了一个跟古汉语有关的东西,又不肯创办作文辅导班挣钱,整天还要跟一群不学无术只是胡子留的比较好的人争抢话语权。但是邴三这个话其实也不好听,他的事业不行是相对的:他拿着当地平均工资五倍的薪酬呢!只是他是北大毕业,跟其他同学比差了一些罢了。但邴三的话题永远都离不开自己事业失败这个话题:这个话你还没有办法接。说他不行吧,其实比我好太多了,而且哪里有直接说别人失败的接法呢?点出他其实混的还行吧,他其实也不爱听啊。所以见面就是倾听、倾听、倾听……

 

还有神神叨叨的,异常戏精,需要时刻配合表演的丁肆。丁肆有一份假工作,他每周一三五在家办公,周二请假,周四去办公室转一圈,非常之神秘。我问他工作是啥,答曰:照顾生意;问啥生意,答曰:你不知道为好;问之前都干啥,答曰:没有真的工作过;问为啥还能活下来,答曰:家里有钱。丁肆是一个神神叨叨的人,这个人基本上不肯给我分享自己的任何私人信息,对我的情况也不是难么关心,在人情上非常的寡淡,甚至看不出这个人有啥好恶。但是你要找他做什么事情,又都分分钟能搞定,一看就是会混的那种,多少让人心生疑窦。跟丁肆见过几次之后,因为一点跟他有关的事情都摸不到,我觉得太神秘了!太可怕了!后来熟络了,我问丁肆为啥搞的那么神秘,他老实回答我说“你们年轻人都会跑的,我们不也没成?逢场作戏我不太想用心”。我一边想这种心态完全就是戏精才会有的啊,一边为我卖力配合演出的水准而骄傲。

 

一般说到年轻人和老男人交往,大家脑子里都会有一个形象:有钱的中年男人包养了一个小朋友。中年人把小朋友又当伴侣又当娃的养,而小朋友不是缺爱找爹,就是谋划着一条邓文迪之路。但实际情况往往不是这样的,各取所需是真,但是在这些跨越年龄的情欲里,每个人想要找的还是那个懂自己、爱自己、能跟自己尽可能过得久一点的人

 

和一般强撑“全能选手”人设的中年男人不同,这几位在我面前都真实到可爱。其实他们混的都不算差,但都很大度的把自己不那么讨喜的和脆弱的一面展示给我。这些其实都很赋权给我:尽管有年龄,阅历,阶级等各方面的偏差,但在那些看似不平等的关系中,我们都努力做到了有舍有得,有付出有收获。尽管不了解为什么他们在情绪上有这些需求,但我做到了去鼓励贾逸,安抚易洱,陪伴邴三和配合丁肆。

 

慢慢地,我也从那些“童年不幸”一类的会导致Daddy Issue的创伤中走出来,认识到原来自己也是坚强的、可以去支持别人的人。遗憾的是,和这几位都没有成。或许等我成了老男人,也会在某个时刻碰到一个和我一样表面脆弱但终会坚强起来的小盆友吧。

加入讨论

LoveMatters

谈性说爱的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