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急锦囊奉上!

要不是亲身经历,我从未想过男生也会被性侵

全国优秀班主任梁岗,以心理辅导之名,对班上男生实施各种程度的性侵和骚扰。部分学生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无法避免其骚扰和控制。 


12 名男生多年后集体以长文发声,有人注意到于受害人数之多,案件隐藏时间之久。


男性被性侵并不罕有,但很多并 “ 不被看见 ” 。小爱和几个男生聊了聊他们曾经的遭遇,在征得他们的同意后,文字整理了这些真实发生的故事。

注意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请慎重。


1. “放学路上,我被陌生生人抱住并持刀威胁。” HEX , 25 岁,同性恋社畜

 

那天在老师家补习,因为我是第一个写完作业的小朋友,三点左右就可以回家了。我走了一条平时不怎么走的小路,算是宽一点的街道。两边是两层或者以上的楼房,附近有所中学。

 

我走到一半,直到后面有人(跟着我)。等我想回头看是谁的时候,对方立马把我抱住,然后用他的嘴堵住我的嘴,让我第一时间没法喊出来。我拼命挣扎,甚至向他嘴里吐口水,想恶心他,让他放开我,可一切都没有用。

 

他个头比我大很多,迅速的把我抱进旁边还没建起来的楼房里。我清楚地记得,那对面,就有个小卖铺,门口坐着三个阿姨。就这样看着看着我被他抱进去。我想起了电视剧里(被绑架的人怎么反抗)的剧情,开始踢他下面。但是腿短,怎么也踢不中。

 

一直在怀里扭曲,反抗,到二楼后,他终于松开放下了,我立马跟对方保持距离。我当时可能恐慌得哭了,而他看到后也很害怕的样子,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他装作自己很有力量的样子,凶我,叫我在这里呆着不许走。

 

然后他一副要走走的样子。那时候学校的钟声响起来了,所以我猜他是附近学校的学生。看到他动我也跟着动,被他发现了趁机溜走的严重,他就开始威胁我: “ 我有刀!不许走! ”“ 等会我回来,看到你不在的话,就杀了你! ”

 

我当然没那么傻,真的乖乖听话在原地等着他回来。先是听对方说的做,没动,并且一直跟那个人保持着距离。等人离开好一会,确认安全了,就找根绳子,从二楼爬下去,一路飞奔回家。

 

一开始我没敢跟家里人说,但看电视的时候,妈妈好像发现了我的神情不对劲。她一直问我怎么了,我一直没有回答。过了好久好久,我才有勇气说出自己经历了什么。她很激动,立刻带着我还​​有我爸,返回了事发现场。

 

现场当然什么人都没有。然后,我妈就再也没提起这件事了,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我也像得到指令一样,认为这件事不存在了。

 

在我印象里,她仿佛永远都对我感到生气。小时候经常被她骂,脱光衣服,丢出家门。经常半夜里哭得一直一直锤门,邻居都看不下去开始劝她了,才放我一马。还有太多太多糟糕的体验了。

 

这些去年发生的严重影响了我为人处事和对外界的反应。去年 12 月,我住院观察了。医生对我的诊断是 – 严重的心理障碍。接受了替换的药物治疗,现在情绪好很多了。除了跟我的病情有关,也跟药物有关,我对以前的记忆比较模糊,整个人也变得比较麻木。

 

这件事对我而言,在那时候就结束了。已经记不清对方抱抱我的时候,有没有抚摸我的,后来有没有脱衣服。我很庆幸自己经历的只是这些,而不是更恶心,更残酷的性行为。我也不觉得可耻,或者怨恨那个路人。

 

心理医生说我内心一直有股力量支撑着,而我很诧异: “ 有吗? ”

 

可能真的有。大概是这股力量让我那时候拼命挣扎,过后又冷静下来,没跟对方发生更多的冲突,最后安全的回家。也可能是经过这件事,我变强大了很多,希望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己的内在力量。

 

男性可能觉得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没面子,才沉默。

 

但我不会,我觉得身为受害者不能沉默。

 

 

2. “夜晚漆黑长廊里,我完全懵了。”澳斯卡, 21 岁,异性恋,学生

 

那时候我还是个高中生,事情发生在某个周末,或某个暑假,我已记不清具体时间。

 

那天,我和女朋友打电话的时候吵架了,夜里大概十二点多,我的心情非常糟糕,准备出去走一走,就随便穿了件短袖和宽松的运动裤悄悄走出了了家门。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很小的广场公园,我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生着闷气。

 

不一会儿,有一个男人路过,他背着电脑包。我们对视一眼,他竟然径直走到我这里,坐在我的身边。

 

我当时很警惕,担心他会绑架,诈骗我,一瞬间在脑海里预测了很多种类似的可能性。但是他没有,他开始和我聊天。

 

“ 你这么晚了为什么一个人在外面? ”

“ 没什么。 ”

“ 和女朋友吵架了? ”

“ 嗯。 ”

“ 我就知道。 ”

 

我渐渐放下戒备,与他聊了很多,某些我和女朋友的相处情况,在学校的生活状况等等。
 

接着他提出去不远处长满花藤的长廊下坐着。我迷迷糊糊地答应了。那里灯光昏暗,也没有任何其他人。

 

我提到我喜欢打篮球,他就说,打篮球对上肢和下肢都有比较高的要求,边说边开始摸我的大腿。这下我慌神了。我这时候才开始我可能遇见到了性骚扰?

 

但是,关于他想干什么,我该怎么做,我没有一点想法,因为我从来没听说过类似的经历。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

 

他的手的动作慢慢开始放肆,甚至伸到了我宽松的运动裤里一阵乱摸。聊天的内容开始渐渐渐露骨,我慌张地应着。

 

我开始觉得害怕和恶心,一等他把手拿开,我就说我要回家了。他挽留我,还要送我回家,但我很坚决,执意离开了那个地方。

 

走出他的视线后我开始跑。三公里的路程,我没敢停,没敢回头,一口气跑回了家。

 

回家后我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和她说了这件事。我跟她说,以后绝对不可以夜里一个人出去。

 

一直以来的性侵乃至同性性侵是一件离我很远的事情。

 

我也很少和别人提起这件事,但并不是因为我我觉得很难启齿。我曾经和一个同学聊天的时候提到过这件事,但他听得漫不经心,听完之后也没有什么反应,就我觉得很失望,好像他觉得这是一件很离谱的事情,我不过在说大话罢了。

 

3. “我被亲戚戚骚扰了。”阿星, 19 岁,异性恋,学生

 

那时候我刚上小学,可能才七八岁,短暂地住在亲戚家。因为床位不足,只能大家同性别的挤在一起睡。

 

和我分在一张床上的是一个 20 多岁的远房亲戚,每天他都会在夜里摸我的生殖器。

 

更可怕的是,他总是发出一种很可怕的喘息声。当时我不懂那是什么,只能惊恐地一动不动。
 

七八岁的时候真的年少无知啊,什么也不懂。我只是感觉不舒服,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是被侵犯了。

 

后来长大了,慢慢了解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也慢慢理解了亲戚的喘息,抚摸的意思。一想到我就感觉很恶心。

 

这件事对我现在造成的影响肯定是有的。有时我现在抗拒一切肢体接触,有的时候甚至会感到特别惊恐。


最可怕的是十多年过去了,有次回老家,他还对着我嬉皮笑脸。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种事不关己,无所谓的笑。

 

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男性被性骚扰,侵害的情况并不鲜见。中国青年网络近日发布了《 2019-2020 年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告》,第六部分 “ 性骚扰与性侵害论文 ” 的数据尤其引人关注:

 

在经历性骚扰或性侵害后, 56%的大学生没有向他人诉说或求助,其中男性从不诉说或求助的比例更高。

 

很多人从小接收到的教育就在突出 “ 防性侵害是女孩考虑的事 ” ,致使许多男生遭到性侵时,可能并没有被自己遭受了性侵;

 

而社会对 “ 男性气质 ” 的要求, “ 男性在性上更强势 ” 的社会印象,相关法律的缺失,也可能让男生 “” 不敢求助 ” 。

 

受到性骚扰 / 性侵害的大学生中,近 1/3 遭受过不同形式的言语性骚扰:女生比男生更容易在网上或手机上受到骚扰;而在现实生活中,男,女生受到言语性骚扰的情况都普遍,男生受骚扰的比率甚至略高于女生。
 

此外,在性骚扰与性侵害事件中, 7.23%的男生经历过被迫脱衣 / 暴露局部部位。

 

从性骚扰 / 性侵害行为实施者方面看,相较于女生,男生更易受到来自同学 / 朋友的骚扰与侵害;相较于男生,女生更易受到来自非网友的陌生人的骚扰或侵害。

 

在经历性骚扰或性侵害后,大学生预期寻求距离组织的帮助,倾诉与求助对象主要是同学,朋友,男女朋友,长辈的亲属。其中,女生更注意向同学,朋友,长辈的亲属寻求帮助,而男生则更多认识自己的伴侣。

 

小爱想说,面对性骚扰,性侵害事件时,无论是哪一种性别,都没有所谓的 “ 安全 ” 之说。因此在我们的防性侵犯教育中,男生永远不应该被排除在外。

 

同时,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如果遇到了性骚扰或性侵,你要知道你并没有错。忍气吞声有可能让施暴者再次渗透侵害行为。

 

此外,遇到这种情况,要记住,你永远不是孤身一人,永远可以向信赖的成年人倾诉,寻求当地公益律师的帮助,也可以选择向公安机关报案,到心理咨询机构求助。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