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少数群体
Shutterstock/Radharani

这样的萌妹你喜欢吗?如果她有小弟弟呢?

你在动漫/游戏中见过大屌萌妹吗?你对这样的角色怎么看呢?你有想到这种角色可能在生活中出现,你的玩笑可能伤害到ta们吗?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以早年作品《女神异闻录》闻名的游戏公司Atlus曾在2011年推出过一部骨骼清奇的恋爱益智游戏《凯瑟琳》。

游戏中玩家扮演被女友逼婚的男主角文森特,在相恋五年的御姐女友和艳遇的倒贴萝莉之间摇摆不定,每天晚上又会因为“身为男性居然不想结婚生子繁衍后代”而被大魔王拖入噩梦地狱,只有努力通关益智小游戏才能活下来。

《凯瑟琳》过场动画绘制十分精细(其中甚至包括不少香艳挑逗的情节),用心程度甚至超过了一部分真正的动画短片,上市后收获了一波主流好评。

于是Atlus再接再厉,在今年发布了《凯瑟琳》系列第二部Full Body。

新版游戏中增添了一个名为凛的可攻略角色。凛粉色头发贫乳,看似一个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萌妹纸,但是在预告片中却出现了一段男主惊恐盯着她全裸下身的剧情,暗示她很可能并不是个“她”。

这立即激起了性少数群体(非异性恋的性别认同和性取向的统称)的愤怒。而在国内,大部分人对此接受良好,更有不少吃瓜群众认为性少数群体过于敏感,不就是个“大屌萝莉”嘛,有什么好生气的?

可是真正的导火索并不是“跨性别角色”本身。

ATLUS游戏
©ATLUS

1.《凯瑟琳》前作中的跨性别歧视

玩过《凯瑟琳》前作的人大概都记得酒吧里给男主不断赊账的红发女招待艾丽卡(Erica)。她作为一个富有性诱惑力的角色出现,不时给主角提供一些信息,并且帮主角好友团中一位处男破了处。

然而游戏结局之一中,艾丽卡(Erica)的背景被揭穿:她原名艾力克(Eric),是一名变性人。变性人角色的出现本无伤大雅,但Atlus的表现方式点燃了性少数群体的怒火:

Erica变性的原因是高中时掰弯直男未果,情感受挫;被艾丽卡(Erica)破处的小处男更是以男性称呼指代其为艾力克(Eric)前辈,并表现出悔不当初痛苦情绪;艾丽卡(Erica)身边包括男主在内的老同学都对她的情况心知肚明,却依旧将其视作男性;酒吧老板一方面将她视作男性,同时又无法抗拒她的性魅力对其不断进行性丨骚扰,而艾丽卡(Erica)对以上种种一笑了之甚至接受良好。

哪怕以上剧情还没有戳爆性少数群体的怒点,光小处男“初夜睡了个人妖”作为大家的笑料加以调侃这一点也足够引燃炸药包了。

“想睡萝莉却发现人家有大屌”是个经典笑梗,而这个梗的笑点,其一在于事件中的男性折损了“阳刚之气”,因此他是可笑的;其二则是因为“男人睡的不是真女人”违背了大众刻板的性认知,以此为笑料的背后是对非男女爱爱,乃至不包含在传统男女两性定义内的个体的排斥以及嘲笑。

显然,Atlus在塑造艾丽卡(Erica)这一角色的时候,完全不屑去了解真正跨性别群体,仅仅将“变性人”作为一个吸引眼球的猎奇噱头,一个供玩家轻松一乐的笑柄。这种赤裸裸的歧视姿态自然引发了性少数玩家们的愤怒。

2.性少数群体为何愤怒

基于Atlus歧视跨性别群体的糟糕前科,在续作《凯瑟琳FB》中出现“大屌萌妹”的暗示自然激起了性少数群体的不安。

他们担心的,并不是游戏中出现了一个跨性别或无性别角色(从剧情推断她有可能是天使,没有性别),而是Atlus如何描绘这一角色、她的性别取向会不会成为某个恶俗的笑料或被大做文章

游戏的价值观是制作人价值观的投射,而前作中的艾丽卡(Erica)映照出的是Atlus对跨性别群体甚至不屑掩饰的嘲笑态度,这也无怪乎大家对凛这一角色持负面态度了。

性少数群体
©ATLUS

3.你对性少数群体的所欲所求一无所知

国内主流群体对性少数的愤怒一无所知,甚至嘲笑他们“玻璃心”、批判他们敏感的“政治正确”态度。

显然他们早已忘记曾经一女性在采访时嫌弃表示“地下城与勇士“(Dungeon & Fighter)玩家都是猥琐屌丝”便引来全国男性玩家的人身攻击,认为自己受到歧视的男性玩家甚至纷纷身着西装前往网吧,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有钱有颜。刀子没落到自己身上,自然可以大笑着嘲笑被捅的当事人叫得太惨。

当今漫画和游戏市场上,性少数角色其实并不罕见,尤其是在亚洲市场中。可是他们往往是作为“变态”出现,以故意夸张的恶俗姿态调动玩家的猎奇心理,甚至故意勾起玩家的反感,以达到吸引眼球目的,而跨性别者承受的污名最为严重。

大多数作品往往执着于强调他们与生理性别不一的外貌,源自日本的“扶她”属性便是其中典型案例。“扶她”角色同时拥有男女两性性征,大多数时候作为可爱的美貌女性出现,在关键时刻露出大到夸张的男性小弟弟(有时还包括蛋蛋),达到视觉刺激、情节转折乃至引人发笑的效果。

“男人睡了大屌萌妹”、“女装壮汉扭捏作态”,以及“扶她”属性,其本质都是“正常人”对“异常性别”高高在上的猎奇嘲笑,自然会引起性少数群体的不满。而这些梗之所以久经不衰,是因为长久以来的社会大环境根本不允许性少数群体发声

随着近些年社会的进步,性少数群体开始争取平等和尊重,而“不被嘲笑”正是他们想要的权利之一。

 

(文/谈性说爱编辑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杜宇,性由心生,性即人性。

推荐阅读:包养男人和包养女人有什么区别:恋爱游戏中的性别差异

加入讨论

LoveMatters

谈性说爱的安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