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青年性生活都越来越少,我们这是怎么了?

全球青年性生活都越来越少,我们这是怎么了?

/岳韬

 

前些天我们听了一些朋友没有性生活的经历

可以戳这里《都市无性青年传说

其实,我们并不孤单

不仅在中国

全世界范围内年轻人的性生活都在减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一起来看看

 

去年12月《大西洋月刊》上有一篇关于美国千禧一代(中文语境中的85-90后一代)“性萧条”(the sex recession)的深度报道引起了相当广泛的共鸣与关注。该报道称,在一个性平等、性自由和性健康空前提高的时代,年轻人们却不过性生活了。

这些年轻人比父母一代行为更加保守,初夜年龄推迟,性生活频率在持续下降。他们不但不爱爱,甚至也不恋爱,许多年轻人表示自己对亲密关系也怀有敬而远之的态度——这些年轻人究竟怎么回事

 

一、网络亲密

 

这一代年轻人几乎是被网络世界所塑造的。网络也成为现实亲密关系的一个再好不过的替代品。

 

如果想和人聊聊骚,那么有几十上百款社交软件可以选择;如果想解决一下性需求,那么每个人的收藏夹里都有那么几个不可描述的小网站;甚至通过文字或语音,你就能和网路另一端的人模拟一次激烈的性生活——而你甚至不用知道ta是谁。

 

现实中的求爱与约会还会有等待、心碎、嫉妒、不安的时刻,但在网路世界你尽可以做你自己,你可以完全地掌握控制你对性与亲密关系 的需求。就像报道中一个被采访者所言:“这并不是说互联网可以提供比性或恋爱更多的满足感…… [但它可以]为你提供恰到好处的满足感来安抚这些欲望。”

二、我没有时间

 

很多人是真的“没有时间”。他们忙于读书、工作,竞争像一个接一个的圈套,他们没有时间来享受恋爱与性。

 

外界的压力、快节奏的生活,以及智能手机和信息超载使他们很容易陷入紧张、焦虑、抑郁、睡眠不足等状态,如果你也过着这样的生活,那么你一定不难理解,在这样的状态下,本该蓬勃的欲望好像也已经离开很久了。

 

同时,这代人成长于一个相当个人主义的环境中,成年后他们对隐私的要求也很高,不习惯与他人分享私人空间。他们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会偶尔或经常性约炮,但有着长期亲密关系的人却比例要小很多,缺乏长期性伴侣并比利于性生活。

 

另外,经济压力导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成年后还和父母住在一起,做爱并不是那么自由的事。

三、不知如何在现实中“勾搭”

 

无论如何,性别平等意识有所提升都是一件大好事。但许多年轻人却没能掌握礼貌与求偶之间的平衡。

 

求偶环境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人们越来越少约异性出去,甚至都不怎么搭讪了,最明显的莫过于年轻男子很少主动追求女性了(可以戳这里《为什么西方男人都不主动追求女人了?》)。

 

根据2017年11月《经济学人》的民调,18岁至29岁的美国人中有17%认为一个男人邀请女人出去喝酒会构成性骚扰,而在年龄较大的人群中,持这种想法的人要少得多(Julian, 2018)。再加上每个人边界感的差异,很多人无法得体地向不熟悉的人搭讪、示好。

四、色情的误导

 

千禧一代中很多人在青春期时从色情片中学习性技巧。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们会把色情片中的做法、感觉,甚至身材当作是正常的。

 

当他们把片中学来的东西用在现实中,往往因反差而遭到打击。这种打击对女性尤为明显,很多女孩说她们的性体验很差,这使得她们对性失去热情,甚至感到厌恶或害怕,因此也失去了探索高质量性爱的兴趣。

 

同时,约炮文化也不利于探索高质量性生活。由于性生活双方并不了解对方,他们难以在性方面共同探索,共同成长。

 

色情片和约炮本身都没什么问题,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性都不是单纯的插入与撞击就能带来快感的操作。当那些细腻的技巧和交流都被忽略之后,高质量的性仍然是我们时代的稀缺品

五、世界“性萧条”大潮

 

“性萧条”并不是美国特有的,许多其它西方国家的千禧一代中也都出现类似症状。英国、澳大利亚、芬兰、瑞典的全国普查都发现近十几年来年轻人的性生活频率在持续下降。

 

在青少年性教育的典范国家荷兰(可以戳这里《90%的荷兰年轻人都有好的性体验,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初次性交的年龄中位数从2012年的17.1岁上升到2017年的18.6岁,所有的身体接触都被推迟了,包括接吻。

一位教育工作者警告说,如果人们跳过人生发展的关键阶段(不仅包括调情和接吻,还包括处理心碎和失望),他们又怎么能准备好接受成人生活中的种种挑战呢?(Julian, 2018)

 

在“性萧条”的大潮中,最触目的例子恐怕就是日本了。2005年,18至34岁的日本单身人士中有三分之一是处子。到了2015年,这个比例上升到43%。表示不打算结婚的人群比例也有所上升,即使在已婚人群中,还有47%的人至少一个月没有发生过性行为。

 

日本人管这种现象叫做“无性症候群”,其中的人群包括“草食系男子”(对追求异性或传统成功持否定态度)、“茧居族”或“单身寄生虫”(超过20岁仍与父母一起生活的人)、御宅族(宅男宅女,尤其指迷恋动漫的人)等(Julian, 2018)。

六、被两极撕扯的中国年轻人

 

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仍盛行求偶文化,人们仍倾向于寻找长期性伴侣,家庭和社会对年轻人仍施加婚姻和繁衍的压力。这些因素应该会使性交成为到了这个年龄就该做的事,性生活的频率应该不会下跌。

 

另外,还有许多年轻人为了反抗传统社会的压力而追求性自由和性解放,这应该还会促使性爱频率增高。

 

然而,与西方国家相同的是,网络文化根植于中国年轻一代中。他们利用大量时间在网上社交谈情,男生也从网上学习性,甚至爱影视剧作品中的女性胜过爱现实中的女生。

同时,中国85/90后面临的压力比起西方同龄人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外加许多人仍与父母一起居住或住在集体宿舍里,严重缺乏个人空间和隐私,这些又都成为性生活的抑制因素。

 

中国的年轻人身处的环境比起西方更加复杂

 

一方面,我们能看到90后的初次性行为年龄越来越提前了;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称自己毫无“性”趣的人比15年前要高出2至3倍,达到六分之一的男生和三分之一的女生的空前比例(一条,2018)。

中国的90后甚或00后会何去何从?他们会像西方性解放运动后的七八十年代年轻人那样狂热追求性自由?还是会变得像如今的日本年轻人那样大批陷入性冷淡和性抑制?这些对整个社会又会有什么影响?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