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男舞台上的“小仙女”,也值得骄傲。
Shutterstock/Bright097

快男舞台上的“小仙女”,也值得骄傲

我们无法放弃“人”的概念中性别对立的一面,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们强行分出价值高低的理由。恶毒的排挤会伤害到我们自己,如果你善良,你就该骄傲。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lovemattersCN,

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特约专栏)这人男的还是女的?

在朋友圈被《中国有嘻哈》屠版的这段时间里,哎,实不相瞒,我在追另一档节目——《快乐男声》。也许是因为审美疲劳,也许是因为它从电视节目改成了网综,也许是因为同期同质竞争对手太多,这档节目似乎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我一开始看这档节目也只是因为李健,但到后面就完全是为了它的选手——尹毓恪。对,文章开头插入的这段音频就是他唱的。可以说,搞烂自己心情的最佳方法是在看尹毓恪演唱片段时打开弹幕,网友的恶意迎着电脑屏幕扑面而来,就算是路人也会有浓浓的不适感:

“这还是快乐男声吗?我打开了超级女声吧。”不阴不阳的讽刺。
现在18岁的男孩子谁这么娘的?”开地图炮。
绝对去泰国变性了。”人身攻击。

对此我只想说:嗨嗨嗨,醒一醒,大清亡了你知道吗!

必要与重要

说起来,我对于酷儿理论一直有一定的保留。“酷儿”由英文Queer音译,原本是西方主流文化对同性恋的贬称,后来被性的激进派借用来概括ta们的理论,含反讽之意。它建立在女性主义的基础上,反对父权理论中二元性别理论不同的理论,质疑性别的二分模式

酷儿理论反对父权理论中二元性别理论不同的理论,质疑性别的二分模式。
Shutterstock/zadirako

黑格尔老爷爷讲,纯粹的光明就是纯粹的黑暗。到性别领域,如果我们想回到一个纯粹的“人”的概念,放弃了一系列以对立为原则建立起来的概念,这样的“人”又是否真实呢?更何况,我们习以为常的这种性别对立也不是互相否定的对立,究其本质,其实是一种“叫法”,一种“简化”,一种“常识”。

当然,还有一名句:“常识是人十八岁前形成的各种偏见的总和。”实际上常识与偏见(或者换个表达,立场)也是必要的,我们当然偶尔会厌恶那些说人长短的庸俗时刻。但当王菲和谢霆锋复合的时候,每个人都想要争先恐后地表达“我赞同”“我反对”“不配”的看法,如果没有这么多稍纵即逝的感性时刻,很难想象我们的午饭时间究竟能够由什么构成。

生活的简化对我们来说也是必要的。用简化的概念去把握世界本来就是人的天性,我们把苹果叫做苹果,而不单独叫自己手里这果子“红色直径5cm带甜甜香气果皮光泽但上方有一小黑点的可食用球体”。

直接深入到事物本身,这不是普通人认识世界的方式,这是哲学家与艺术家认识世界的方式。但是我们常常很尊重ta们。我们想让哲学家高超的洞见力赋予生活以不同的视角,想让艺术家用艺术的表现力带领我们脱离一刻凡常的世界。

我们生活在一个“必要”的世界,但是在此必要之外的事情,它们也是重要的。

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你

在我看来,这些关于性别角色性别倾向的争纷,与我们对苹果的划分实则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们吃到的大部分苹果都打着山东大苹果的招牌,但市场上也有本地小小涩涩的小苹果。就算是小苹果,也会有人“爱你怎么都不嫌多”。大部分人喜欢吃甜苹果,我就比较喜欢吃酸涩的苹果,但我并不因此就低人一等。
 

关于性别角色、性别倾向的争纷,与我们对苹果的划分实则没有太大的区别。
Shutterstock/Click49

我们在社交领域大声嚷嚷自己是甜党、咸党、香菜党与香菜邪教党,只不过是要为自己贴上一个标签,给自己找一个归属。

性别领域也同样如此。对男性和女性的区分构成了最简单直白的认识世界的方式,并且也以此为根基建筑起我们的文化与社群。即便我们想丢掉一个人身上最大的标签——性别,这个人自己也会迫不及待地给自己贴上不同、另外的标签。要抛弃简单粗暴的“分类”,不是一种理想,是一种幻想,只有在物质条件资源极大丰富的共产主义社会才有可能实现。

但事情是接下来才不对的:也许是偶然,也许是必然,“边界”两端会被强行分出来价值高低。

这种高低不是一成不变的:对腐女来说直男处在鄙视链的底层对大众来说同志被划归到变态的范围,对现有秩序心满意足的人来说所有不符合他简单大脑构造的东西都属于异端。

我一直觉得人和人之间的理解很难,但最艰险的地方不仅仅在于“不同”被赋予了“价值”,更是因为一种“恶毒”,一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强制
 

最艰险的地方不仅仅在于“不同”被赋予了“价值”,更是因为一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强制。
Shutterstock/reddees

哎,其实甜粽子、咸粽子、香菜、大葱,它们本身是没做错什么的,它们就在哪里,它们也没办法决定自己长成什么样子,长成什么味道。本地的小苹果也不一定就要贴上山东大苹果的标签,它们就是安静地躺在纸壳里看着过往的路人,懂的人自然会懂。

当一个社会恶毒地强制到让人必须伪装自己才能更好地生存,这种排挤就会伤害到我们自己。有个数据,不知道真假,中国有1600万同妻(同志的妻子)。我惧怕这种社会的恶意,逆风扬尘,还至彼身。也更欣赏在此之下,愿意坚持自我的人。

尹毓恪自己的微博是这样写的:

 “最近一直有人私信我不要在意各种键盘侠。我不屑于回击的东西,你们也不要在意,它们不配进入到我心里,也不配进入到你心里,也还远远不够资格不够分量影响到我和你。消除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你,并不是因为你有你该有的样子。如果你善良,你就该骄傲。 ”
 

(文/河狸,做不了战斗的海狸,也是一条油光水亮的河狸。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特约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推荐阅读:女同志,一定要分T和P?(P篇)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