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女人么?!
Reporters / Image Source

你算女人么?!

如果一个中国男性看起来干净利落,举止文雅,讲话温柔,那他的男性气质说不定就会受到质疑。他说不定就不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了。

(谈性说爱中文网)虚荣心每个人都应该是有点的。所以当一篇题为《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文章在网上热传时,作为一个性别为女的中国公民,初读此文,在点头称是之余,多少会有一点自我膨胀。

但是,如果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和自我批判的精神,那这种自我膨胀可能会演化为对身边男性、特别是具有屌丝气质的男性的鄙夷和批判。这不是更要把自己往高龄剩女的绝境里推吗?

细想一下,此文中所赞美的对象,可能根本与我无关。作为一个年届二(十)八、体重120+、骨架很大、也因此常常被误以为是女汉子的大只女,念书的时候如果再坚决再努力一点,甚至都可以成为女博士这样的第三类人,鄙人也许根本就算不上一个得体、光鲜、有气质的中国女人。事实大概也是如此,如果和女性朋友各自提一大包,男生一把提过重物并关切一番的,往往是是那个纤细柔美的女伴,而把我“不当女人”地忽略过去。

翻出那篇有图有真相的天涯贴,那些走在街头的“蛮有气质的”的上海姑娘,大多白、纤细,且无一例外是长头发的年轻妹子。作为一个不惮以恶意去揣度原作者、擅长于文本细读的学术女,我想这样貌似随机的街拍,在统计学上,一定是有取样缺陷的。

这,当时不只是纯粹为了活跃气氛的英式自嘲。念书时回国探亲再回欧洲时,母上总会嘱咐,去那里之后少喝啤酒、少吃奶酪,不要长胖,云云。潜台词大概就是,如果你敢再胖下去,肯定就没有人要了。

这可能都不是一个没有人要的问题。而是一个是不是女人的问题。在大多欧洲语言中,亲属关系名词一概笼统,叔叔伯伯舅舅都是一个词,表兄弟堂姐妹也是一个词。其中在中国,对人的分类的精细,远不止在亲属关系上。在中国,女人从来都被分成三六九等。一个年轻女子如果长到快三十岁还单身,那姑且还可以算作剩女;到了三十多还单着,那别人就会送她一个斗战“剩”佛的尊号,这时她的女性性别身份,就开始在这充满戏谑的称谓中遭到质疑;如果她学术有成念到博士,那么她就会进一步退化成非男非女的第三类人;如果她事业有成,那干脆就烂成一具性别不明的“白骨精”了。这也不仅仅是这两年才这样。你还记得贾宝玉所说,女孩子“一旦嫁了汉子,就变成死鱼眼珠子了。”  

不仅女人如此,男人也是一样。某日办公室来了一个瘦高、干净且穿着很精神的设计师。总之除了是中国男人,他和那篇文章里所讲的气质猥琐的中国男人是没有什么共同点的。就算是谈工作,人家也是轻言细语,用词周到,让我这个平面设计门外汉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太无知。

于是,聊完之后,同事悄悄问我,哎,你说他是gay吗?

真是一口老血从胸中喷涌而出。如果一个中国男性看起来干净利落,举止文雅,讲话温柔,那他的男性气质说不定就会受到质疑。他说不定就不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了。曾有一看上去品相挺端正的直男问过我,是不是只有gay才会去健身房?(又一口老血……)虽然此男还是会去跑个步游个泳打个篮球之类的,但健身房这类可能危及自己男性气概的地方,去不去就要再三考虑了。

当然,也有gay圈好友传授经验,如果一个男人注重仪表,且家里有许多保养品,那他八成就是好基友了。英国调查公司欧睿信息咨询的统计显示,中国男性年人均护肤品开支不足一美元。一年一美元,按市场价,连一瓶大宝都买不到。毛利最近在评韩寒的《后会无期》时写到,“胡子拉碴,头发蓬乱,穿得邋里邋遢,简而言之,是韩寒本人的样子。要命的是,他似乎觉得这样很帅,对,是不可抵挡的帅,一种区别于精致体面光鲜的帅,一种落魄漫不经心自成一体的帅。”如果邋遢、不修边幅还是我们直男审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对男性气质、特别是直男气质还定位在传统意义上的女性气质的对立面上,那直男们大概更加不会愿意在自己的外型上花更多时间了。

就像那个有图有真相的帖子把不那么苗条、不那么白、不是长发的女生排除在外一样,我们的语言把某些性别为女、性别为男的人从正常男人女人中划分出去,我们所能见到、所能谈论的男人和女人,就只有传统意义上的男人和女人,这样的男人也许相貌端正,也许形容猥琐,也许默默无闻,也许还是个直男癌患者,但往往是个家庭供养者;而这样女人,也许不一定有让人羡慕的学历和事业,但娶回家会是一个会做饭会带孩子的贤妻良母,而仪表也会决定她的市场价值。

如此排除法做完,中国“男人”外表配不上中国“女人”,简直就是必然的事情。

重新说回语言。在简•奥斯丁时代,年老色衰且嫁不出去的女子,别人会叫她们spinster。这个词源自纺织女spinner,因为纺织女大多会被剩下嫁不出去。而纺织女又会让人联想到古希腊神话中的阿剌克涅。这个姑娘因为公然声称自己的纺织技术比雅典娜还要高明,并且在和雅典娜的纺织比赛中证明自己确实高出一筹,不但作品被妒火中烧的女神烧毁,自己也被女神剥夺女性身份,变成了一只蜘蛛。

对没有及时嫁掉、又小有才华的女性,即使在英美,也曾被妖魔化过。简•奥斯丁是一例,一洋之隔的艾米丽•迪金森又是一例。而且,同时代的英国也还是会把男同性恋隔离起来,他们会被检查菊花,打入大牢。不过,现在如果去查牛津字典,你会被告知spinster已经不可以继续用来指代“剩女”了,因为这是对女性的侮辱和歧视。当然,男同性恋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结婚了。欧洲街头的姑娘高矮胖瘦,你也不难看到一些姑娘会穿着破了许多大洞的黑丝光明正大地走在街上。也会朋克青年染一个绿色的头发,衣衫褴褛还浑身散发着大麻的臭味。

也许你会觉得他们丑,觉得他们不得体,你也可以会被吓到。但是鲜有主流媒体会发布一篇文章,政治不正确地批判他们有碍观瞻,甚至剥夺他们男人或者女人的属性。因为这样做,被骂的不是文中的那些人,被骂的一定会是作者和编辑。

(文/阿慕斯 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谈性说爱中文网官方微博:
新浪微博:@谈性说爱LoveMatters
腾讯微博:@谈性说爱

来,扫一下嘛!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