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鸡趣话
荷兰在线插图

龙妈育儿性话之一:睾丨丸酮的力量

我和丈夫一个生长于传统的中国家庭,一个生长于传统的美国天主教家庭,虽然文化背景相差甚远,谈性色变的家庭教育却是一致的。

<幸运的是,孩子成长在世界上最开放的国家之一,荷兰。因此无论我们再如何口无遮拦,在这儿都不会显得惊世骇俗。我们并非性教育专家,这里只是一系列关于孩子性成长的花絮轶事供大家分享交流。

香车美女

关于男孩爱玩枪,女孩爱玩娃娃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这个话题争议不休,不过在我做了母亲后,一切便十分明朗了。儿子十四五个月开始说话,妈妈爸爸这类词不算,学会说的第一个中文词是“大汽车”,第一个英文词是“sexy”。跟许多男孩子一样,汽车他生来欢喜。因此当外公外婆指着小区里停着的汽车教他说后,他立即学会了。而“sexy”就奇怪了,一岁半不到的孩子根本就无法理解它的意思,但当他听到卡通片《史莱克》里驴喝了药剂变成白马,自豪地喊道“Now we are sexy!”后,便对这个词过耳不忘,并乐此不疲地模仿。香车美女难道不是大部分男性的爱好?难道这种爱好并非受社会价值所引导,而是被先天编程好的?两只小小的睾丨丸竟能制造如此强大的效果,人的生理基因之彪悍让我惊叹。

丝袜唇膏

如果说一个无知婴孩模仿“sexy”还不足以证明人的生物性,那么他三岁时自发的审美偏好就是充足的证据了。三岁起,孩子开始对我的穿着打扮加以干涉。他一定让我把长发披下来,不能戴眼镜,如果穿上裙子就变得好看,再穿上丝袜就让他惊喜,给他双高跟鞋和平跟鞋选,他定会为我选高跟。他对丝袜尤其热爱,无论严冬酷暑总是推荐我穿丝袜,还喜欢摸着丝袜体验手感。在他眼里,化过妆的女性也永远比没化过妆的要美丽。唇膏是他的最爱,香水令他迷恋。唯一的例外是烟熏眼影。一次家里来了个化了浓妆的阿姨,硬是把他吓哭了。从孩子的角度考虑,烟熏眼影或许真有些妖魔鬼怪的味道。
丈夫是个口味天然的人,为此常给儿子洗脑:美丽的女子不需要脂粉,只有先天条件不好的人才愿意用化学品来掩盖;丝袜不好看,高跟鞋伤脚,香水不如女性的自然体味好闻……说了半天,儿子只记住高跟鞋伤脚,因此很体贴地关照我不要穿很高的跟,只要一点就好。

鸡鸡趣事

想必儿子三岁形成如此审美趣味并非偶然,因为他对自身生殖器的意识也是从三岁开始的。他开始喜爱玩小鸡鸡,最常见的就是在洗澡时将鸡鸡塞入莲蓬头的凹洞中,让喷射出的水花按摩它,惊叫欢笑着,很是过瘾。我起初对他的这种行为有些不安,但问了其他母亲后,发现这是那个年龄段的孩子常有的行为,于是放心地让他取乐去。

从三岁起,儿子的小弟弟也越来越敏感。飞机起飞或荡秋千时,他总说鸡鸡痒,很不舒服。然而说这话时,他又明明在笑,想是体验到了什么新奇又刺激的感觉。最让我好奇的是,在我为他剪脚趾甲时,他也总会发出同样的笑声,将脚缩回去,连说鸡鸡痒。

我问丈夫他在孩童时是否也有类似表现,他说不记得了。上网搜,才知道这是震动带来的正常现象,很多小男生都体验过。如果没有儿子,这些现象我或许永远不会知道。儿子身体的成长和对自身的探索也让我在不断学到新东西。成人总以为性是我们的专利,其实不然。孩子也有性,对性也感兴趣,只是处于一种原始的状态。我曾经对佛洛依德很质疑,今天看来他老人家是对的。

下一期预告:龙妈育儿性话之二:性知识让七岁的他自豪

>p <(文/龙妈妈。特约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您在生理或情感方面有哪些疑惑或担心?我们愿意倾听您的声音。欢迎把您的故事和问题发给我们,我们将邀请权威专家进行作答。欢迎访问我们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参与讨论,或写信给我们:[email protected]

    >

    加入讨论

    最近的评论 (1)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