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过是得了疱疹,不过是长在生殖器上
Shutterstock/Petr Lerch

我不过是得了疱疹,不过是长在生殖器上

在事实面前,生殖器疱疹的偏见真的会一直存在吗?我们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我们对于事实孜孜不倦的传播,这些偏见终将消失殆尽。

<微信关注lovematterschina,和荷小爱约起来!

(谈性说爱中文网)13岁的时候,母亲要去医院看病,医生说要做一个小手术,我问什么病?子宫肌瘤

我觉得母亲怎么会得这种病?她不是一个好女人了。

城乡结合部长大的孩子,太容易看到满电线杆的性病治疗广告,朦胧中脑子里就会有一些印象,什么梅毒、疱疹、淋病、尖锐湿疣……那就是性病的专有名词,也是一个人不自爱不自重、乱搞男女关系、不道德的表现。

以至于听到母亲得了子宫肌瘤,并不知道子宫肌瘤是什么的我,会第一印象以为是性病,会觉得母亲不干净了。

我就是这么愚蠢,幸亏是在13岁的年纪。

相对于梅毒、淋病,生殖器疱疹的恶名更加恐怖。对于许多患上生殖器疱疹这种常见疾病的人来讲,最令ta们受伤的症状不是疱疹本身,而是羞耻和孤独。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只有那些很容易滥交的人才会患生殖器疱疹。存于内心深处的这种错误认知比症状本身更糟糕,因为它会影响到约会、社交生活以及心理健康等各个方面。但生殖器疱疹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

>
Shutterstock/Satymova Alena
<

每六人中就有一个

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在美国的14-49岁的人群中,每六个人里就有一个人因HSV-2感染而引发生殖器疱疹(这种疱疹病毒是生殖器疱疹的主因)。

疾控中心表示,生殖器疱疹的总体比例可能更高,因为很多人会通过口丨交感染另一种HSV-1引起的疱疹(这种疱疹病毒是唇疱疹的主因)。如果把这也算进来的话,生殖器疱疹的感染情况为大约百分之二十五的女性和百分之十的男性,但这些人中的大多数甚至都不知道ta们患病了。

病毒能被抑制爆发,却无法消除

从人们的健康角度来看,生殖器疱疹并不是很严重的病。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数据,许多有生殖器疱疹的人从来没有过疱疹爆发或者爆发逐渐减少(一年一次或者两次爆发是常见的)。

病毒可以在你的免疫系统里潜伏数年而不表现出来。最初的爆发一般最糟糕,通常在感染后数天到数周内发生。通常情况下,爆发会包括数天的灼热生殖器水泡或是疮(或者,在极少案例中,其他地方长疮),同时伴有灼烧、瘙痒、肿胀以及压力或是疲劳时引发的脾气暴躁。

虽然病毒永远不会消散,但服用一些抗病毒药物可以缓解和抑制这种爆发。

两种情况下的爆发会增加风险

只有少数情况下,患有生殖器疱疹会有风险:与感染了HIV的人发生性行为的时候(因为它会增加你感染HIV的概率)或是怀孕期间

发生在妊娠晚期或是生产期间的生殖器疱疹爆发对于接触到母亲疱疹的婴儿来讲可能是致命的(即“新生儿疱疹”),但这较为罕见(在20000名新生儿中约有3000例),而且根据《美国家庭医生》上发布的一篇文章显示,这通过治疗和剖腹产是可以避免的。

>
Shutterstock/poosan
<

无论就一次性接触,还是戴套都有可能感染

经由性行为接触而感染的生殖器疱疹,通常是通过生殖器上的液体或是口腔传播。你只能从已经有生殖器疱疹的人那里被感染,可能只有一次性接触就会被传染,并且无论是否使用安全套都可能感染。

根据疾控中心的数据,安全套只能够降低你的感染风险。你甚至可能从其他没有症状的人那里被传染,因为根据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在2011年发表的研究,从无症状的人处感染HSV-2病毒的概率是10%左右。

疱疹是“最不愿被人讨论的传染病”

疱疹在性传播疾病当中有着独特的偏见。HIV/艾滋是羞耻的,但很少有人嘲笑那些感染了的人,因为它是极为严重的疾病;HPV有时会导致癌症,女性们也会规律性的进行检测;衣原体感染、梅毒、阴虱、疥疮、淋病等疾病有时候会成为开玩笑的目标,但因为这些性传播疾病通常是可以治愈的,所以人们一般不必忍受这种烦恼太久。

然而,生殖器疱疹是不可治愈的,通常被视为洪水猛兽,是一个常见的被歧视和嘲讽的话题。患者轻而易举地就被认为不是卖淫就是嫖娼,或是传染他人的欺骗者,淫乱和欺骗都被看不起。纽约时报上称疱疹为“最不被人愿意讨论的传染病”。

我们生活的环境里有很多电影电视、网络媒体以及书籍或多或少会提及生殖器疱疹,而不只在小时候家旁边电线杆上的性病广告里,但大众对生殖器疱疹的认识少的可怜,偏见却多的吓人。我们容易避而不谈,容易闻而蹙眉,甚至会厌恶和咒骂。

被取笑、被轻视,让那些有生殖器疱疹的人不敢公开自己的情况,所有的这些危险、沮丧、拒绝、泪水、愤怒、自杀倾向、羞辱、羞耻和孤独仅是由一种皮肤症状引起的。

在事实面前,生殖器疱疹的偏见真的会一直存在吗?我们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我们对于事实孜孜不倦的传播,这些偏见终将消失殆尽。就像13岁那年的我一样,也终将长大。

本文内容部分出自The Atlantic的文章:《The Overblown Stigma of Genital Herpes》 

恐惧的来源,不是可能致命的病毒,而是无知。他人的无知、恐惧、歧视和区别对待,却会剥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继续正常生活的机会。推荐阅读:艾滋病毒携带者口述-我为什么要自暴自弃?>
读完这篇文章,你涨姿势了么?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和全世界一起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