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亲友恳谈会家长哭泣
RNW

同志亲友恳谈会:掌声与泪水同在(组图)

9月13日,谈性说爱中文网和同性恋亲友会在广州主办了“第七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同日,本网由彭晓辉审稿、李银河作序的“同性恋”章节也正式上线。

(谈性说爱中文网)9月13日,谈性说爱中文网和同性恋亲友会在广州主办了“第七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来自全国各地的200余位同志及亲友参加了活动。

同日,为庆祝恳谈会的召开,经过数月的精心筹备,谈性说爱中文网的性百科栏目隆重推出了“同性恋”这一章节(点击阅读)。该章节共计三万两千余字,包括“是直还是弯”、“是不是病”、“出柜”、“同妻”、形式婚姻同性恋与法律等六个分章节,由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和荷兰莱顿大学博士朱静姝审稿,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李银河作序。李银河对该章节高度评价,她表示,谈性说爱中文网的同性恋章节不仅具有答疑解难普及知识的功能,而且是同性恋者本应享有的宪法权利的伸张。这一章节的上线将有利于公众对同性恋的了解,也有利于同性恋者对自身的了解,将使中国的同性恋亚文化更健康更蓬勃地发展起来。

据悉,9月底,谈性说爱中文网还会将同性恋这一章节制作成电子杂志,放在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上供免费下载。

亲友恳谈会现场,掌声与泪水同在,获得了巨大反响。如果你不曾亲身聆听他们的故事,你很难想象亲友会的力量,以及对这些同志家庭的帮助有多大。

<

>
<

风暴中的灯塔

对于抱有“三十岁还不结婚就是犯罪”等观念的中国父母来说,子女是同性恋的事实无疑难以接受。参加恳谈会的父母们多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作为经历了封闭和动荡的一代人,同时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子女的性倾向让他们承受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

在13日的恳谈会上,不少头发已是花白的父亲母亲,在讲述起接纳子女性倾向的经历时,仍不禁失声痛哭。

“我在黄浦江边哭了一个晚上,死的心都有了。”来自上海的陈爸爸,在得知儿子是同性恋后,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儿子从小都很听话,我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位父亲,为了矫正儿子的性倾向,甚至曾为儿子找过小姐。这位父亲把儿子和小姐锁在屋里,便出门去了。儿子发现了父亲的企图后异常愤怒,拿着菜刀冲出门去,打断了老父的两根肋骨,并从此离家出走。

而对于同性恋者来说,他们也经历着同样的痛苦。一位来自黑龙江的同性恋者在恳谈会上告诉大家,发现自己是同性恋后,当时还年幼的他曾经跪在家里财神爷面前,祈祷自己能够变回和其他人一样。而另一位同性恋者,甚至花光积蓄去参加了所谓的同性恋矫正治疗,电击、催吐,他咬牙坚持了两个多月。

但是,这并不奏效。

可以想象,这些发现自己和别人有些不一样的同性恋者和他们的父母,曾经是多么的绝望和恐惧。他们中的不少人迫于压力选择了婚姻,而这样的婚姻中,受伤害最大的往往是不知情的妻子。恳谈会上,一位妈妈就向大家讲述了她丈夫和女儿先后出柜的经历,讲述中,她多次哽咽以至无法继续。

而同性恋亲友会对于他们来说,又何止风暴中的灯塔。

亲友恳谈会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参与者之间互相的倾诉、交流与分享,从而告诉每一个参与者“你并不孤单”。而聆听者往往会用热烈的掌声表达他们的认同。

重庆的小莉妈妈今年是第三次参加亲友恳谈会,她告诉大家,自己是在参加完恳谈会后,才逐渐从女儿出柜的心结中走出来的。在恳谈会上,她认识了很多像她一样的同志父母,共同的身份和话题,让她渐渐明白她和她的女儿并不孤单。和参加过恳谈会的许多父母一样,她决定完全接受和支持她的女儿。

从那之后,小莉妈妈开始参加同性恋亲友会的培训,并开始接听同志亲友的热线电话。“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父母都不去帮助自己的孩子,谁还会去帮助他们呢?”小莉妈妈说。现在小莉妈妈担任了同性恋亲友会重庆的召集人,在重庆与当地的同志亲友开展工作。

而去年第一次参加恳谈会的退休公务员小涛爸爸,已经完成了一份名为《从尊重保障人权出发,推动中国同性婚姻立法》的研究报告初稿,他希望能够为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尽一份力。

在同性恋亲友会的活动中,妈妈们占到了80%,这些爸爸们的努力,显得弥足珍贵。

“有爱的地方,就有家庭。”微博上粉丝众多的@李阮一家人 的李秉光教授在分享自己的经历时,这样说道。

>
<

>
<

不一样的烟火

在四处都悬挂着彩虹旗的活动现场,参与者不仅仅是同性恋者。

一位跨性别者就以一段李银河著作中的话作为开头,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她本身是女孩子,但对自己的性别认同是男性,而ta的性倾向是以一个男性的身份去爱另一个男性,即“跨性别同性恋”。

在当今的中国,很多人甚至无法理解这一多元性别概念。而媒体和教科书,对于性少数群体仍抱有回避的态度,导致更多的人无法理解、接受性少数群体,更别谈支持性少数群体的权利运动了。

反观国际社会主流,在中国影视剧中绝迹的性少数群体,在美剧、英剧中可是一点都不罕见。十年前就已经终结的美剧《老友记》,所有出场人物里,LGBT被全部涵盖在内(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这在中国几乎难以想象。

在恳谈会现场,两位穿着恨天高的异装者格外引人注目。Ta们本身就很高,穿上目测有十五公分以上的高跟鞋,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得出来。作为志愿者,Ta们很积极的参与了全部活动的组织和安排,并没有一丝不自然。

>
<

>
<

阳光来自权利

即使是在恳谈会上,许多父母提到同性恋,第一反应仍是“无法结婚”,“不能传宗接代”。这在中国,确是短时间内难以改变的现状。

无法合法结婚意味着诸多的法律问题,如婚姻中的共同财产问题、户籍问题、社会保险问题和子女的户籍问题等等。而在国外被普遍采用的通过代孕妈妈养育同性恋子女的方式,在中国仍属于完全非法的状态。

而在其他一些国家,这些困扰着中国同性恋家庭的重大问题,并没有那么难解决。

前文提到的@李阮一家人的李秉光教授,几乎是两天恳谈会中最阳光、快乐的一位。他与他的同性伴侣在美国马里兰州生活,并且通过代孕的方式育有一对漂亮的欧亚混血子女。对于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他显得非常坦诚、开朗,并且骄傲。

李秉光所在的美国马里兰州是为数不多的通过全民公决的方式合法化同性恋婚姻的地区,这带来的是全民对于同性恋者的高度认同。在李秉光所居住的社区、所工作的大学,所有人对于同性恋都没有任何的偏见,在他们的孩子诞生时,他所工作的大学还为他举办了热闹的Baby Shower,所有教授都出席了活动。

“对于孩子,我们是100%的透明,是什么就说什么,我希望大家也都不要怨怨艾艾的。对于同志的身份,我很骄傲”,李秉光说。

但是,这对于仍在中国生活的同性恋者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中国社会虽然没有罪化同性恋的传统,但对同性恋等性少数人群的认识仍然非常有限。据学者估算,中国约有3000-4000万同性恋者,他们的权利没有任何法律保障,亲友恳谈会帮助过的家庭,也连这一数目的万分之一都不到。

而据美国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Jordy的介绍,美国同性恋亲友会自成立以来,在美国全国已经有四百多个分会,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家庭了解、接受他们的同性恋子女。

“我觉得同性恋亲友会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李秉光教授在发言中说道。

背景阅读:同性恋亲友会,立足广州的草根公益组织,旨在通过分享家庭接纳同性恋者的故事,从而改善更多同性恋者家庭关系状况的同性恋亲友会成立至今已经有六年多的时间。迄今为止,亲友会已经举办了六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和20多场区域性的同志亲友恳谈会,帮助超过3000个同志家庭改善了关系。

>
<

>
<

>
扫一扫,更多惊喜!

加入讨论

谈性说爱中文网 LoveMatters

性不可耻,爱很简单!We're honest, open and sex-friendly!